若水清鸿

叶苏









香蕉船进度576/60000







全职伞修伞可逆不可拆,其他随意,
圈外独伊独,静临,米优 凹凸随便了qvq
中考长弧
まふまふ厨【重度痴汉】

神罗=路德注意!!!!


【】号里为歌词翻译


引用翻译出处为冰菓雪喵团


 


 


【如此庆幸能与你相会
但宛如命里注定 所有一切必定悲剧收场
如今这令人心下隐痛的幸福回忆
渐次催生了终将到来的离别】


“神/圣/罗/马,你一定要回来哦!我在这里等你哦!”小小的费里西安诺挥着手,前方的神/圣/罗/马依依不舍地回头,手里拿着费里西安诺临走前送给他的地板刷,看了一眼费里西安诺:“嗯,我会回来的!”但是费里西安诺没有想到这是他见到神/圣/罗/马的最后一面。【因为FLAG立太深了啦】


【倘若要夺取某人的立命之地才能活下去的话
那么我化身为石子一块也不要紧吧
如此就不会造成误会 也不会迷惘了
这样的话 你也就不会认识我了】


“我不想跟他们战斗啊,为什么要战斗啊!如果不战斗的话,神/圣/罗/马就不会离开我了吧。”费里西安诺跪在教堂的神像下,现在周围已经没有人了,都已经投入战争了,“就让我成为懦夫吧,我已经不想再和别人战斗了啊!”费里西安诺躺在地上缩成小小的一团。


 


“为什么这里会有番茄……”路德维希拿一根木棍敲了敲箱子。


“哇!”箱子里面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哇?”路德维希被吓了一跳,他只是好奇地敲了一下,里面难道有人?


“我是番茄精灵,我是为了和你做朋友而来的,一起来玩吧!”箱子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已经让路德维希确定里面有人了,番茄精灵什么的,你当我傻啊?


“里面好像有人。”故意发出这样的话,手却已经伸向箱子,准备把它打开。


“里里里面没有人!别打开!”【不打开就没有老婆送了】


“可恶,好重!”这箱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人啊,路德维希使出浑身解数想把箱子打开。


“住手,想把我打开来看,是要干什么!”箱子里面的人也开始慌了。


“给我出来!”


“pong!”箱子开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个番茄精灵,请你别用枪打我,我什么都会做的,你别打我!”路德维希呆呆地望着从箱子里出来的人,有一根向右撇的呆毛,好像有点眼熟?不过印象中那个人好像是个女孩子呢。


 


 


【尽管想把我的心意 全然倾诉与你
然而却因着藏在心底说不得的秘密而谎言相向
其实我比你想象中的 还要无能啊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呢】


  你是神/圣/罗/马吗?你还记得我吗?是以前我喜欢的那个人吗?费里西安诺有好几次都想向路德维希问出来,但每次都是欲言又止,如果说出来,又不是的话,以后还能做朋友吗?


【消解不掉的悲伤也好 伤痛也罢 若能伴你身边
就能笑道 真好啊 这真是令人开心
眼前一切渐次朦胧 仿佛正在溶解
只是奇迹满溢这可还不够呢
你唤了我的名字】


  有时候费里西安诺会想着如果一开始碰到的就是路德维希的话,会不会就没有这么多因为神/圣/罗/马的而起的忧愁呢?不过忘不掉啊,忘不掉啊,关于他的这么多的快乐怎么能够忘记呢?


“意/大/利,你发什么呆呢?赶快跑步!”路德维希发现费里西安诺在开小差,莫名地感到不爽。


“是……是的,队长!”这样和德/意/志在一起也不错呢。


【几度誓言 几度祈愿 依然梦见了凄惨之事
那细小的扭曲像是总有一天会吞噬你一般
其实我比你想象中的 还要无能啊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呢】


“神/圣/罗/马!”半醒半梦间好像又梦见了他呢,他身着黑衣,穿梭在人群中,一步杀一人,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最后,有一个人手中的剑刺进了他的身体,他的瞳孔猛然放大,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嘴里还念着:“意/大/利,等着我回去……”为什么自己在那个时候不能在强一点呢,再强一点就不会让他死了……


“意/大/利,你怎么了?”睡在身边的路德维希被他的大喊惊醒。


费里西安诺看着与神/圣/罗/马有着相似面庞的路德维希,轻轻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事哦。”


 


【拜托 在这样的永无跨越之期的夜里
希望携手共道 跨越过去吧 这样的日子永远持续
为了给紧闭的眼帘增添鲜明色彩
为此我能做些什么呢
我可以唤你的名字吗】


  路德维希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刚刚出现的时候,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哥哥,基尔伯特,当时他就发现自己与其他国家不同,他很快就从幼年时期变大了,但是其他国家都需要上百年甚至更久。


  他记得当时他拿着这个问题去问基尔伯特的时候,他是这样回答的:“本大爷的弟弟怎么会和那些国家一样呢,west,你可是我普/鲁/士的弟弟啊!”


  偶尔晚上做梦的时候会梦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小女孩,头上有一根向右翘的呆毛,每天都拿着地板刷,喜欢吃pasta,经常对着他笑然后喊着:“……”到底是喊着什么呢?


 


  那天晚上听见意/大/利喊神/圣/罗/马,路德维希好像突然间知道了什么。第二天去找奥/地/利问了一下,好像是有听哥哥说过意/大/利小时候是住在他家呢,
“你是说意/大/利?他小时候确实是住在我家,还有一个好朋友叫做神/圣/罗/马,不过后来那个人就不见了,听说是死了,意/大/利当时还为他伤心了好久。”


“那他小时候像……女孩子吗?”


“你为什么突然这样问?不过他小时候确实是挺像女孩子的,小时候还穿着了女仆装好久,我还是在他一次唱歌的时候……” 罗德里赫一句话还没说完,路德维希就冲了出去,“……才知道。真是的,大笨蛋先生总是这样子。“


 


  都知道了,什么都知道了。


  路德维希冲了出去以后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意大利在哪里,想了想去了本/田/菊的家,应该会在那里吧,跑步到日/本家,气喘吁吁地敲门,


“喂,日/本,开门!”


“好的,请稍等。”


“意/大/利在吗?”


“在的,请问有什么事吗……“还没等他说完,他就被路德维希推开了。


 


  费里西安诺坐在坐垫上吃着饭团,突然间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两口把饭团吃完以后就站了起来,“德/意/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他看见路德维希闯了进来,然后对他说,


“我可以唤你的名字吗?”


 



评论
热度(9)
©若水清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