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清鸿

叶苏









香蕉船进度576/60000







全职伞修伞可逆不可拆,其他随意,
圈外独伊独,静临,米优 凹凸随便了qvq
中考长弧
まふまふ厨【重度痴汉】

【维勇】见家长(上)

脑洞还没全出来x

跳坑专业户x

淡圈长弧诈尸狂热党x

未完


  坐在飞机上的勇利机械般地扭头,看着抱着马卡钦玩偶的维克托睡得香甜,内心崩溃:为什么又只有我一个人紧张啊,明明、明明是维克托要带着我去见家长的……

  躺在一旁的维克托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一样迷迷糊糊地翻了一个身,额头刚好磕上了扶手。

“嘶——”揉了揉额头。半梦半醒之间的维克托看到勇利的表情便坐了起来,隔着两人中间的扶手,伸出手将勇利揽过,另一只手把勇利的头按在自己的颈窝。

“小猪不要露出这种表情了,安心睡觉,我的父母都很友善哦,还是说……勇利需要我给你一个安慰kiss?”

   尽管不是第一次拥抱,但勇利还是觉得很害羞,两眼止不住乱瞟,幸好头等舱没有其他人在,鼻尖充盈着维克托的味道,勇利觉得自己的脸跟虾子一样红了,这跟比赛前后的亲密是不一样的,这是只属于恋人之间的情趣。

  过了好一会,勇利已经从刚开始的害羞变到麻木,他感觉维克托按在头上的力道越来越轻,但却迟迟没有放开。“维……维克托?”勇利试着轻轻地推开维克托。他居然已经睡着了!勇利不由得一囧,他将维克托摆好姿势让他靠在椅背上,盯着他的脸颊好一会儿,想了想,在人脸上落下轻盈的一个吻。

  啊……太冲动了,绝对绝对绝对不能让维克托知道,勇利暗暗在心里发誓。

勇利安定好了维克托以后,一抬头就看见一位空姐推着餐车笑着问他:“boyfriend?”

“Eh……yes。”勇利隔着眼镜都直视空姐,眼神躲躲闪闪,呜。没被维克托发现反倒被别人看到了真是……“Could you please give me some water?”强行转移话题。

  “Here you are.”空姐憋着笑拿出一个塑料杯装了一杯矿泉水递给勇利,看勇利双手捧着杯子局促不安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来,“Have a good trip。”也不再打趣勇利推着餐车往经济舱去了。

   勇利瞄了一眼睡得昏昏沉沉的维克托,也选择睡觉,睡完觉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自欺欺人地想着。

   等维克托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俄罗斯境内了,他打量了一下窗外的风光,一片白云,好像日本的云跟俄罗斯的也没什么差别?

   手撑在旁边的扶手上,半直起身向着旁边别过头的勇利问:“……勇利?”

   没有回应。

   维克托伸手戳了戳:”勇——利——“

   还是没反应。

   翻过来一看,睡着了。

   维克托伸手摘掉他鼻梁上挂着的眼镜。“真是的,也不知道睡觉把眼镜摘下来,”又抚平他的眉头,“小猪在想什么呢?一脸不高兴……”托腮看着他,没有发觉自己的眼神是那么温柔倦怠。

“呜……我不要一千万……”一直沉浸在自己睡梦中的勇利突然有了反应,双手不停地挥舞,“我不要离开维克托啦……”

   

维克托哑然失笑,勇利,没想到他竟然会做这样的梦,等他醒来这样跟他一说,再添油加醋一下,估计可以收获一颗西红柿了。


评论(6)
热度(114)
©若水清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