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清鸿

叶苏









香蕉船进度576/60000







全职伞修伞可逆不可拆,其他随意,
圈外独伊独,静临,米优 凹凸随便了qvq
中考长弧
まふまふ厨【重度痴汉】

【维勇】同居六题(其三)


※时间轴的话设定第一题是还没有表白之前,第二第三都是表白之后
※ooc我的锅,我背
※勇利生快!

1.一起睡觉 
“哇,勇利今天居然主动来跟我睡觉。”
维克托躺在床上,看见勇利走进来稍微直起身子,本来就没盖好的被子滑下,露出人身上优美的曲线。 
勇利抱着自己的枕头,看着维克托不由自住地缩紧,咽了咽口水:“不……不行吗?”
“怎么会不行呢?”维克托一边想着果然我还是不懂日本人的保守,一边往边上挪了挪,拉开被子,伸手拍了拍床:“勇利,上来。” 
勇利从善如流地爬上床,维克托的床是双人床,大而且柔软。
大概是因为刚刚维克托躺在这侧的原因,上面还有着维克托的余温。 
勇利刚躺好,一只手臂就横上了他的腰间,一想便知道这只手是维克托的。勇利试着拿开他的手,耳边传来维克托的声音:“别动,我抱一会儿就好。” 
然后勇利就感觉到背后贴上了一片温热,男人的呼吸声显得异常大声。抱抱就抱抱吧,亲都亲过了,”这样想着勇利闭上了眼睛。 

半夜。
“勇利睡得真香呢,我居然紧张得睡不着,还不如勇利。”自嘲一笑,起身在人脸颊上落下一吻,在被窝里摸索了一会,找到自己的目标,轻轻握上去,“晚安。”
维克托没看见背对着自己的勇利在自己亲上脸颊那一下睁开的眼睛,黑眸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直到第二天的阳光照进屋里,他们两个还是紧紧地拥在一起,大概只有窗外的小鸟看得见他们紧扣的双手。 

2.帮对方吹头发 
“呼呼呼——”吹风机散出热浪,吹在维克托的头发上。
维克托,他的头发怎么看起来有点少,发际线还高,这样下去老年会不会秃顶啊,勇利拿着吹风机边吹边想着,没有注意到手下的力道,一不小心扯断了维克托的一根头发。 
“勇利——”本来坐在床上很舒服地享受着爱人帮忙吹头发待遇的维克托突然一疼,回头就看见勇利手上挂着自己的一根银发,“勇利,别发呆了。在想什么呢?”维克托取下勇利手上挂着的头发。 
“在想维克托的发迹……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想!”勇利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掩饰一下自己差点说出的话。 
“唔……是吗?”维克托继续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杂志——一本时尚周刊——跟维克托同居前勇利还没想到维克居然会看这种杂志,不过想想维克托平时的穿衣风格,无一不是走在时尚前沿的,也没什么难理解的,维克托翻着页突然眼睛一亮,“勇利你觉得这件怎么样?我觉得你穿上去一定好看。” 
“我看看……”勇利伏下身子,他刚刚洗完澡,没有戴眼镜,现在有点模糊。 
这一瞧到不要紧,勇利只瞄了一眼就开始脸红:“这不是女装吗?” “就是女装啊。”维克托露出笑意,眼里满是期待,“勇利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在(哔——)的时候穿最好看了!维克托托着下巴想着。 

3.一起去看电影 
为什么我要跟维克托出来看恐怖电影啊,勇利在电影院坐立不安,他瞄了一眼旁边的维克托,维克托正在把怀里的一桶爆米花放在两个扶手上面,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样子。 “我听说日本的恐怖电影很可怕,勇利勇利,你有看过吗?”维克托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手上的电影票。
 “没有看过。”也不敢看。恐怖电影啊……勇利打了个寒颤。 
“哇——”维克多一边看着电影里仿佛要爬出来的女尸一边叫着,虽然说是叫,但是语气里并没有恐惧感。 
反倒是旁边的勇利,扒住旁边的扶手咬着唇忍不让自己叫出来,眼镜后面的眼神里流露出害怕,他看看了旁边还剩下的半桶爆米花,想着吃点东西压压惊,颤颤巍巍地伸出手,眼睛死死盯着地上,不敢抬头。
结果在爆米花桶的上方碰到了一只手,两只手一碰到,维克托就反手握住了他,“小猪果然还是小猪呢。男朋友在身边也不知道来寻求一下安慰。” 心里想着今天跟勇利出来看的电影是不是个不好的决定。勇利转过去去看他,在黑暗中他湖蓝色眼睛让勇利觉得异常有安全感。
维克托用另一只手拍拍他吓得有些发冷的手,眼睛还盯着屏幕,嘴里却说着:“有我陪着勇利看,没什么可害怕的。”
“嗯……”勇利半张脸缩在围巾里闷闷地回答。
有维克托的手握着果然好多了。虽然勇利还是时不时会被电影里冒出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吓到,手时不时攥紧,好几次惊呼出声,但是有人在旁边陪着自己的感觉,真的很……幸福,勇利望着维克托的侧脸想着。

手握到出了电影院也没放开,一直和维克托牵着,勇利感觉大街上的人都在看他们:“维克托,放开吧,这里人太多了。”
“啊,我还不想放开,不过既然勇利都这样说了,那就……”于是维克托带着他绕了小路。
小路之所以叫小路,一是因为没人,二是因为路窄。
勇利越走越觉得这条路像刚刚女主角遇上鬼的那条路,身后没有一点遮挡物,凉飚飚的冷风吹着,突然之间一只手握上了脚踝……
“啊——”勇利真的觉得有什么东西握在脚踝上。“怎么了,勇利?”维克托随着勇利的视线往下看去,结果只是一根草缠住了勇利的脚。
“是我大惊小怪,对不起。”勇利不好意思地埋下头,今天怎么一直这样啊,再这样下去以后在维克托眼前会抬不起头的,勇利脚下无意识踢着一颗石子,石子一下就飞出去老远,在地上弹跳了好几下。
叹了口气,“既然这边没人,”维克托在勇利面前蹲下,“上来,我背你。”
“不不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走了。”忙不迭地挥手。
“上来。”不容质疑的语气。
“真的不用……”
“上来。”

勇利趴上维克托的背,在背上颠著颠着其实也不舒服,但是莫名安心。以前总是觉得像维克托长得这样的一定很花心,后来跟他相见,相识,相恋,才知道他满心就装着一个人一件事。
“维克托……放我下来吧,你这样很难受吧。”勇利伏在维克托耳边。
“没事。”执着着背着。
“我很重的,你都还叫我小猪!”为了让维克托放自己下来,自己都开始自黑了。
“我喜欢。”

怎么会不重呢,背着自己的全世界,当然重的很。




评论(6)
热度(69)
©若水清鸿 | Powered by LOFTER